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迷茫的暴风雪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7:04: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在祖国山河红烂漫的年代,“屯垦戍边”的历史洪流,波澜壮阔地把我们一群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在父母亲、兄弟姐妹的哭天嚎地的泪水中,无情地把我们从北京冲刷到战火硝烟未尽的祖国东北大门——黑龙江畔。那坐落在一望无际的大草甸子中的几个军用帐篷里------  一年,两年------在麦浪、豆海、马蝇、小咬、雪原“大  烟炮”的洗礼下,这些荒原的开拓者;保卫边防的“兵团战士”们,在成熟着,成长着------  ——题记——  迷茫的暴风雪    (一)无奈    刺穿呼啸寒风的凄厉起床号声惊醒了我。    揉着惺忪的睡眼点燃了一支香烟,将被子好好掖了掖,长长的吐了一口烟雾。一班长感冒发高烧,武剑楠替他站了半夜的岗,这天真它妈的冷,到现在这两只脚还象冰块子似的,唉,真不想离开这温暖的被窝啊。    一阵咚咚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忽的一声门被推开了,连通讯员张华强裹着一团寒气撞了进来。    “报告排座,团政治处通知,下午一点到团政治处报道,参加团巡回批判团,时间半个月,报告完毕。”    “又他妈批谁?”    “报告排座,无可奉告。”    “你他妈的再跟我酸不拉叽的拿腔做调,我把你扔雪窝子里‘看瓜’去。”  “是!排座!传达指导员的命令:一,不管批谁,让你得憋着少说废话;二,只许抄报纸说官话还得批深批透;三,不许------”    “行拉,你告诉指导员我不去!”    “嘿嘿,我说哥们,不去也得去,这一是,团政治处直接点你的将,指导员说了不算!也难怪,谁让你是出了名的‘文贼’呢,这二是,本来是指导员和你一块去,可指导员患重感冒,发高烧去不了了;这是你个人的政治生命问题,也是咱们七连的荣誉------”    “放屁!你小子跟我这儿成心添堵是不?------”    “是!放屁排座,指导员说:风雪太大,车动不了,让你骑马去。”    “妈的,这么大的风雪没准还得起“烟炮儿”,骑马?马骑我吧!你小子别跟我这儿胡侃,说,你假传了多少“圣旨”?”    “我说哥们,你别不知道好歹,该说的我都说了,你那狗怂脾气,搂不住就是个麻烦,虽然你为我们这帮哥们姐们扛了不少事儿,可我们这心里真不希望老给你往禁闭室送饭当勤务兵------”    “行拉,行拉,去,给马多上点好料。”    “不用你操心了,我打完招呼才过来的,可能一两天你还得回来一趟,给捎两条‘哈尔滨’(香烟)要断捻了。”    武剑楠顺手扔给了他两盒烟。“老规矩,有什么事直接给杨威打电话,我晚上就住他那。”    “没问题,不过你可别拿兄弟的话当放屁。”张华强转身走了出去。    一股难言滋味儿涌上心头,武剑楠站起身走到窗前,望着窗外迷漫的风雪,迷茫的雪野。    不用说武剑楠也知道要批判的是谁,否则也不会让他去,  “蓝玉英”一个美丽的上海女青年,她和武剑楠打小就在一起,人称小潘安的“段维安”搞上了对象,爱情的火焰使他们过早地冲破了情感的堤坝,不仅偷吃了“伊甸园的禁果”,还结出了一枚可爱的阳性果实。    然而,从蓝玉英一怀孕开始,鬼运也就随之而来。先是大家想尽办法进行遮掩,实在瞒不住了,就是连长、指导员无止无休的大会小会的批评和思想工作,但是他俩没有屈服,不管不顾的将小生命生了下来。连党支部这稀泥实在是和不下去了,不得不上报团党委,于是,连长、指导员受了处分,蓝玉英和段维安接受全团巡回斗争批判。精神的桎梏,艰苦的劳动改造,终于使段维安还很稚嫩的身心无法承受重负而完全崩溃,那还未完全成熟的年轻生命,在十五米深的水井里不情愿的结束了------    他的死并没有使事情就此完结。团政治部主任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异想天开的想要这个孩子,于是,那些瞎参谋烂干事所谓威逼利诱的政治思想工作,包裹着年仅二十岁的年轻母亲。蓝玉英没有屈服咬着牙抗争着,谁也没有想到,在蓝玉英那表面柔弱的身体里,却包裹着一颗无比坚强而极具韧性的心。当然,武剑楠他们这些经过“大革命”锻炼与考验,充满野性的男子汉们也没闲着,隐蔽的、公开的从中兴风作浪,终未使其随心所愿。    说实在的,他们到不是怕武剑楠他们这些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而是太惧他们当中的郝三毛(他的老子是中南海警卫局局长)。楚金柱,(老子是总参作战部的副部长),驻也门大使王幼平的公子王和平,内蒙军区高参的儿子王彦侠,都是中将、少将军衔,当时的实力派,哪个他们敢调理。这可不是瞎说,当时的沈阳军区司令员李德生,副司令员兼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员颜文彬,到师里来视察,两次特意赶了一百多里路来连队看望他们,一个小小的团政治部主任又能把他们怎么样?!    可近听说,团里决定要把她们母子送到团劳改连进行监督劳动改造,这可有点丧良心了,充其量也就是触动了传统的道德规范,什么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道德败坏;阶级斗争,靠得上吗?不行,得想个法儿不看活的,也得看死的,段维安打小和武剑楠就是邻居,小学;中学的同学,他的孩子不能不管呀。开完预备会一定得和扬威好好商量商量。    一阵风雪迎面掠来,刮得武剑楠喘不过气来,胯下的马也倒退了好几步,他使劲的用脚夹了马几脚,“妈的,指导员老奸巨猾让我一个人顶缸,他装病躲轻,你这畜生也跟我玩猫腻,这一顿仨鸡蛋算是喂王八了,他妈的什么鬼天气,老子今天跟你好好玩玩儿。”冲着茫茫雪野武剑楠大喊着,像是把一肚子的怨气都喊出去。    (二)祸端      团政治处会议室里弥漫着呛人的“蛤瘼头”烟叶的臭味儿,六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男男女女,有的正襟危坐,有的低着头抽烟,有的记着笔记,都是各连的指导员和笔杆子们。    政治处主麻杆似的身躯,像根旗杆似的竖在会议桌后面,扯着那故意做作太监似的公鸭嗓,挥舞着夹着香烟的手讲着话:    “这次巡回批判团是大规模的,是师党委高度重视,团党委认真组织的一次严肃的政治活动,阿,要本着毛主席‘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方针,接摆我团存在显露的阶级斗争新动向,这次把大家请来的目的我已经讲明白了,人死了,是畏罪自杀,是对团党委的疯狂挑战!一定要狠、准、上纲上线的批出新的水平。决不能因为人死了就温良恭俭让,你们都是各连的秀才精英,拿出你们的水平,让这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在我们团没有立锥之地。    同志们,阿。我们要清醒的认识到当前的严峻形式,啊,我们面对着苏修的重兵压境,随时有打起来的可能,一旦打响就是大打,决不是小打,我们要想打的赢,不失一寸土地,啊,不仅需要我们不怕流血牺牲,用生命去保卫,还必须要镇压、整肃内部的阶级敌人和一些道德败坏的不法分子的蠢蠢欲动,树愈静而风不止啊,同志们,堡垒怕从内部被攻破,他们就是想利用苏修给我们带来的威胁和压力,以达到他们蓄谋已久的狼子野心。啊,因此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必需要引起在座的每一位同志的高度重视,啊,这是一场严酷的政治斗争,它的性质同苏修短兵相接一样,也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啊,七连的人来了没有?”    “到!”躲在一排,紧捂着皮大衣闭着眼抽烟的武剑楠僵直的站了起来。全场人的目光刷的一下都投向了他。    “你们指导员来了没有?”    “报告,不知到。”    “什么?不知道!你们指导员没和你一起来吗?那你知道什么?”    “报告,我们指导员没和我一起来。我只知道让我自己来开会。”    “谁让你携带武器的?”    “报告,,当前的形势是‘老毛子’重兵压境,随时有打起来的可能,这是大打,决不是小打,所以必须人不离抢,抢不离手的时刻准备着,这也是团党委一级战备条列中的一条。第二,风雪太大,狼饿的出来四处找食吃,怕让饿急眼的狼拿我当干粮充饥,死在路上没人收尸,就保卫不了祖国的东北大门,所以携带了武器。”    “你……好……不错,你们七连不错嘛,半年前出了个王连举式的人物,自己打了自己一枪,(战士站岗睡觉,不小心枪走火打伤了自己的胳膊),两个月没过,又一枪打死俩(一名游动巡逻哨,半夜跑到伙房找吃的,不小心触碰了枪机,子弹穿透了睡觉的两名炊事员),段维安、蓝玉英从怀孕到孩子生下三个多月,楞是没人汇报,让你们捂得个严严实实,风雨不透,疏于监管,玩忽职守,还让段维安畏罪自杀了,这严酷的阶级斗争事实怎么都出在你们连?又都出在你的排,你这排长是怎么当的,还有一点军人气质和应有的职责心吗?啊,这么重要的会议你们指导员为什么不来?”    “报告,指导员重感冒,发高烧,所以来不了.”  “好,你现在就给你们指导员打电话,就说我命令他,就是爬也得给我爬来!什么有病,发高烧,就是目无团党委,消极对抗!这里就是战场,他这是临阵脱逃,我一定要严肃处理他.你马上给我打电话!”武剑楠狠狠地把半截烟头扔在地上,使劲一脚踏灭,缓缓地抬起头,瞪着眼直视着他说:    “报告,昨天下午我连的电话就不通了,风雪太大,可能是电话线被刮断了,昨天晚上就用发报机通知了通讯连,我一路走来,我没看到通讯连的人去修理,但我发现了电话线断在我连与团部的十九公里处,开会前我已经通知了通讯连。所以,这电话我打不了,您的命令我也传达不了。”    “你…你…你不用跟我穷对付,你们七连的事怎么总是这么巧?我知道你小子鬼道眼子多,都说你天不怕地不怕,你不用以为立了几次功就谁也不在乎,明说了吧,今天请你来与别人不同,你是双重任务,一是要以你们连的阶级斗争事实为活教材,狠挖狠批阶级斗争新动向,二是要上挂下联好好批批你自己,否则你也危险!你现在已经处在危险的边缘!”    “您的意思是让我来接受批判的?”    “不!这是让你自己结合连队和自己的思想实际,从国内国际的阶级斗争形式的高度肃清肃清阶级斗争在你头脑中的影响,它不同于一般的检查,二是要着重你自己,现身说法,深刻的上纲上线,从灵魂深处闹革命,你不同于别人是被划定为可教育好子女的行列,否则是不会让你来参加这个会议的。”    “报告主任,我这小学六年级的文化,写出的东西只能糊弄糊弄小孩,您所指示的我达不到标准,我们七连地处祖国的边缘,今天看到的报纸都是半个月甚至是一个月以前的,所以对国内国际的形势了解的比较落后,你还是让我好好学习学习,充分的武装了头脑后再参加下次的巡回批判团。再说了,上学的时候老师就教过数理化,没叫我怎么写批判稿,您还是另选有能力的人吧。”    会场上的人们都用不同的目光和表情齐刷刷地看着武剑楠,也有不少人偷偷地冲他挤眉弄眼的在暗示不要再顶了。    “好!好嘛!你终于忍耐不住跳出来了。我知道你们七连大有来头的‘刺儿头’多,尤其是在你别有用心的潜移默化下,使他们失去了应有的阶级性和警惕性,混淆了阶级阵线。别忘了,你的老子是反动的“三开人物”,“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我们一直对你负责任地,苦口婆心地进行再教育,挽救你同我们一起走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成为屯垦戍边,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一份子,可你既然不愿意接受我们的挽救,不想与你的反动老子划清界线,我们决不强求,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绣花绘画,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阶级的暴烈行动……”。遵照毛主席的指示,我现在宣布对你老帐新帐一起算,从现在起,你也算一个反面典型,到现场接受广大革命的兵团战士的批判,巡回批判完送劳改连监管。许参谋,下了他的武器,先押送警卫连看管。”    武剑楠不肖的摘下冲锋枪、解下子弹带和手榴弹带,放在桌子上。顺手点了一只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说:“吴主任,批不批你说了算,去不去我说了算,你也不用吓唬我,同‘老毛子’打仗我没熊过,我这两只脚是怎么冻伤的你清楚,那两个三等功不是白送我的。至于我的老子都干了什么?那时侯还没有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是知道他身上有三处日本小鬼子的刺刀伤,国民党的两处枪眼儿,这界线我划不了,也不会划!嘿嘿,别说送劳改连了;有本事你把我送回北京,我还得谢谢你那,可惜你的官儿小了点。”    “你…你…太猖狂了!太猖狂了!同志们,大家看到了吧,阶级敌人是如何猖狂表演的,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必须以革命的手段扼杀他的嚣张气焰!押下去!押下去!送禁闭室!”    武剑楠嘿嘿一笑:“这么冷的大雪天本来就是‘猫冬’睡大觉的时候,谢谢吴主任的关怀!不过,我得提醒您一句,全团三十二个连队,有2500百多个北京青年,他们都知道我武剑楠。”武剑楠扭头笑着对许参谋说:“麻烦您了,带我走吧。”   共 21772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睾丸扭转不育临床表现
黑龙江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饮食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滚动 点开微商城电话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