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海蓝小说阴阳缘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6:43: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原先小时候那会,阿辉和阿悦就认识,他们俩曾是同一个胡同里的光腚娃娃,真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小时候阿辉就喜欢阿悦,后来随着年龄的逐渐长大,阿辉对于阿悦的感情便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极端,就是愿意为她去做一切事情,即使就是为她去死,他也会感到莫大的荣兴,于是便在她讲了一句类似于玩笑的话之后,他便误以为她真的要自己马上去死,结果他就真把脑袋插在荷塘的水里面,他就这样离开了人间。    都说人鬼殊途,其实并不完全如此,阿辉他就没想过要真正的离开阿悦,所以即使做了鬼,他也仍然要守在阿悦的身边,而阿悦似乎也从未把他当成过鬼。自从再次看到阿辉,阿悦便重新审视起他,她发现他与从前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于是阿悦便痛下决心,一生都要对他好,再不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情,她只人说善良可以改变一切,于是在随后那些日子,她便与他相处成人生知己这样的关系,后来他们俩真就谁都不想离开对方了。    阿悦对于他属于,非常重要,阿辉现在始终都这样认为,他已经把她看成是另一个自己,因为守着阿悦的身体,他才能真实的感受到自己还活着。而留守在在阿悦的身边,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个希望便不会破灭,也就是说,终究还会有一天,阿悦就会成为他的人。    守在阿辉的身边,阿悦也能感受到极大的快乐,他的特点就是值得自己信赖,即使自己对他无端的发火,那他也能默默的忍受,阿辉就从来没有伤害过她,这也是阿悦为满意的所在。另外有阿辉陪在身边,阿悦便能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否则她便始终都认为,就是自己那句不负责任的话害了他。阿辉自然也非常喜欢她,阿悦平易近人没有架子,根本就不象有些女孩子那样,明明自己长的并不漂亮,可却带有一身的坏毛病。在阿辉的眼里,阿悦具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吸引力,她的一句话,一个笑脸或者一个眼神都足以令他着魔,所以当时他把阿悦惹急了,她让他去死去时,他便觉得心灰意冷,就以为世界末日已经到了,于是他便一头插进了荷塘里去。    做鬼之后的阿辉,他仍然一门心思的追随着阿悦,有一回阿辉还与阿悦讲,说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坎坷,只要能守在你身边我就无怨无诲。阿悦便和他解释,说其实那句话并不是我的本意,如果不是你先把我给激怒了,那种话我如何都不会说。    在此之后,阿悦曾多次向阿辉表达自己的欠意,说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把自己的生命全部都送还给你。阿辉就和她解释,说我是男鬼,即使这个错全都在你身上,那我也愿意替你承担。阿悦你不必自责,你能把我当成真正的朋友,就象我们现在这样的关系,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阿辉的这句话便提醒了阿悦,她便重新审视起自己和阿辉的关系,他虽然可以与自己朝夕相守在一起,但他确实就是一个名符其实的鬼,自己必须要重新调整与他的感情,只能与他做贴心的朋友,也就是人生知己那样的关系,患难与共,生死相依,和他这辈子肯定是做不成夫妻,因为他只有人的感情却没有人的欲望。阿辉也与阿悦这样讲过,说我们俩就做的朋友,让我们心灵永远相通,不分彼此。阿悦只好点头同意,阿辉也只能做他的鬼,他也只能和自己挤占一个身体,这样他才能重新体会到做人的快乐。    阿辉虽然又重新回到阿悦的身边,可她时不时就要惊吓自己一次,有许多次醒来之后,就因为在时间没有见到阿辉,于是她就痛哭流涕的呼唤起他,似乎她和他再次又面临了生离死别的境地,其实他只是暂时不在她身边。而在听到阿悦的惊喊之后,阿辉便会及时的赶回来,即使遇到一些什么困难,他也会在时间出现在阿悦的面前,而直到看到阿辉的影子,阿悦的心情才能慢慢的恢复平静,她的内心落下了一个难以抹去的阴影,这个现象直到阿发再次出现在她的视野中,她的病情才得到了一些缓解。    阿发是阿悦中学时的同学,当初阿辉在追求阿悦时,他便主动的宣布退出了。    阿悦和阿发突然在路上相遇,两个人谈得非常愉快,他便与她讲,说阿悦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其实阿辉那件事情责任不在你这里,当时的情况我清楚,是阿辉错在前面,他不该那样的编排你,所以你和他闹翻了脸那也是可以理解的,他是一个具有完全形为能力的人,所以他自己有权力去选择生死,不管发生什么样的后果,与别人也没有任何关系。阿悦冲着阿发连连的摆手,说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再提了。阿辉他可是我的朋友,他只是在说话方面不会变通,你应当学会理解他才行。阿发就提意与阿悦一起去郊游,说有个地方的风景特别美,我想带着你过去。阿悦稍微计算了一下时间,她便答应明天就可以随着他一起去。    与阿发约好时间,又确定下所要协带的物品,阿悦便与他分手各自回去准备,而这件事情就惹得阿辉极大的不高兴,他就认为阿发背地说了自己坏话。阿悦就和他解释,说阿发他也是我的好朋友,和我们俩差不多是一样的感情,当初还是他先给我写的求爱信,而我们俩却是先认识的。    阿辉认为自己只喜欢阿悦一个人,而阿悦现在却要与别的男人来往,这件事如何都讲不通。后来阿悦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她便向阿辉询问清楚然后又和他解释,说我与阿发交朋友这没有什么错,他未娶我未嫁!我喜欢他你应当替我高兴,我的两个好朋友就应当也是好朋友。阿辉又反复讲了许久,阿悦才终于弄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就继续与他解释,说阿辉这你就不能眼气,我们俩好不影响我与阿发的关系。阿辉便似乎理解了她,说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不喜欢阿发,不过我还是有足够的耐心去与他交往,直至成功!阿悦便笑了起来,说祝你们俩早日成为好朋友。    嘴上已经服气的阿辉,他的内心却是另外一种感受,就在他转过身去之后,便把满腔的怒火全都撒向了阿发,说阿发你也太不要脸了!你竟然敢抢我的女人!    阿辉你听我和你仔细的讲清楚。晚上倒上床上时,阿悦便把阿辉搂在了怀里,说其实我们俩是一个人,从现在起,你就要把自己也当成是我阿悦,你已经不再是男人了!    阿悦的话,阿辉还是能够听懂,他知道自己现在不是个男人,如果没有阿悦的身体,自己也不是女人,自己根本就不是个人!可阿辉他现在就是不想承认这个现实,他也不想离开阿悦,他就是不想让阿发从自己的身边抢走阿悦,他还想再仔细的劝说阿悦,希望她只属于自己。    这一夜阿悦睡得非常香甜,天快见亮时她还做了一个很长的春梦,阿辉在旁边看得非常清楚,她梦到了阿发,然后他们俩就在一起调情,是阿悦主动的过去勾引阿发,他们俩人可以说都极尽了缠绵,那种疯狂的举动已经令阿辉无法再能忍受下去了。    阿悦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这便让阿辉非常难过,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默默的忍受。这期间,阿辉不止一次的咬紧牙关,他的面部在不断的做着各种奇怪的动作,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些动作都代表着什么意思,因为他不敢对阿悦产生一丝一毫的反感,他知道自己一旦讨厌了阿悦,就会与她自动的变得疏远起来,而那种感受又会令他收不住自己的思绪,发展到,自己只能失去阿悦。    难忍受的时候,阿辉便把脸转向一旁,他还安慰起自己,说阿发他就是个臭无赖,等老子娶到阿悦的那一天,我也会这样的羞辱你,我也要让你无地自容!    这样一路想下去,阿辉突然又由衷的笑起来,他终于想起该如何去对付阿发的计策。如果自己能在暗中适当的给阿发他使一些坏,他便永远都无法得到阿悦,只是那样做的后果,就会让阿悦再次又反感起自己,可自己也不能让他阿发毫不费力就得到了阿悦。    阿发要带阿悦去的那个风景点,阿辉对那里非常熟悉,他觉得自己应当提前过去一趟,不管怎么说,有备就无患,总得让他阿发在阿悦的面前多丢些脸才对。想到这里,阿辉便偷偷的离开阿悦,他飞快的飘浮在空中,并以快的速度朝着目的地进发。在风景点察看了所有的地形之后,阿辉快速的做出几十种预案,他计算着阿发所能经过的地点,于是便一一的进行设伏,每一个环节他都会做得无懈可击,真可谓天衣无缝,再没有了什么漏洞,他这才会赶往下一处地点。忙完了这些,阿辉又回过头重新检查了一遍,他把自己所能想到的恶作剧基本都参与了进去,他就是不想让阿发给阿悦留下任何好感,或许他便会知难而退,而自己就能永远的守候在阿悦身边。    回到阿悦身边时,她仍然沉浸于刚才梦境的幸福中,阿辉便有些气不公,阿悦对自己就从未有过这样的表现,这到底因为什么呢?自己陪在阿悦的身边,她多的时候就是开心,在她的眼里,自己似乎只是一件被她喜爱的物品,而阿发就不一样了,他只是说要带着她出去游玩,她开心的程度便超过以往,难道一个人活着就那么重要?阿辉百思不得其解,他还对自己反复的提问,难道自己现在真的就不如他阿发吗?过去并不是这么回事,想当初,阿悦总是把自己摆在阿发的前面,自己既是她的同乡又是好朋友,还是同事,而阿发只是她中学时的同学,所以不是阿悦变了,而是阿发趁着自己做鬼的这个空挡,他便占了便宜。问题是,自己做鬼之后要比从前更容易接近阿悦,她已经不再把自己当外鬼,还连同她的心灵全都交给了自己,那么阿发他又是如何把阿悦夺走的呢?    阿悦翻了个身,她半个身子便露在了外面,阿辉赶紧替她把被子盖好。    过去自己对阿悦的身体非常向往,即使只和她牵一下手,那也会感到无比的兴奋,幸福感不由自主的便会在心中升起,而自己重新再走近阿悦之后,原先的那种感觉便不复存在,自己现在关注的只是阿悦的心态,因为自己和她在共享着一个身体。    窗外透进来一丝晨曦,天马上就要亮了。阿辉四周迅速的查看一遍,他要替阿悦准备好出游所要协带的物品,她的选择就是他的行动指南,处于胁从位置的他只能如此。阿辉跳下地,他先去把阿悦的高根鞋擦拭到能清楚照见鬼的影子这才放下;回过头阿辉便去把阿悦平时喜欢的几件衣服找出来,他知道她一定会选择那件水粉色的短袖衫,再配上那条白底的碎花裙,这也是他喜欢的,只是以这身打扮去迎接阿发,便实在让他咽下这口气。    生气归生气,阿辉还得尽心尽力的进行准备,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能阻挡住阿悦的行动安排,为她服务属于自己的,还得无怨无诲。忙完了阿悦的行囊,阿辉便赶紧去厨房,他先把昨晚浸泡的豆子淘净,再打成豆浆,然后就把那块发好的面团拿出来揉一揉,再放入烤箱,一块上好的面包很快就能烤成。阿辉又找来两个鸡蛋,直接就放入到锅里去煮,再把两片白菜叶和三片罗卜做成一碟小咸菜,这时面包就已经烤好了。阿辉把面包从烤箱里取出,再切成几片,他知道那块大一点的要归阿发所有,于是就只涂了一丁点果酱。    时间刚好到了四点,事先定好的闹钟便响了起来,阿辉知道阿悦马上就会起来,而阿发也要登门赶来了。阿辉赶紧放下手里的事情,他匆忙跑回卧室,这时阿悦刚好坐起来,于是他便上前把阿悦的衬衣拿过来并替她穿在身上。    阿辉,我记得刚才好象是做了个梦。阿悦把一只胳膊伸进衬衣,又缓慢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她便半开玩笑的与他讲,说阿辉,我先提醒你一句,可不许你欺负阿发,以后我们俩可是要嫁给他,你不能背着我去给他使坏。阿辉楞了一下,他弄不懂阿悦怎么会梦到自己去给阿发使坏的事儿。    瞧见阿辉一脸的茫然,阿悦便提示他,说我们俩现在共用着一个身体,你脑子里想的事情我都能知道,虽然我说不清你背地都做了哪些事儿,可你确实想过,这你骗不了我。阿辉便恍然大悟并红了脸,说我就那样随便的想了一下,这难道还不成吗?    阿悦穿好衣服,阿辉便赶紧上床把被子叠好,她便继续与他讲,说知道我为什么要全方位接纳了你吗?因为当初我确实恨过你,而你也正是因为那个原因死去了,在那件事情上我欠了你的,所以我就只能把自己的身体舍出一部分让给你。我阿悦的特点,就是我不想欠别人什么,尤其涉及男女之间就象咱们俩这样的感情。    阿悦讲的这些道理,其实阿辉都明白怎么回事,自己是借用了她的身体,于是自己的思想就一同都保存在她的脑子里,这一点他确实刚刚才知道。照这样说,自己日后做事真就得多加些小心,否则想过的事情她便能知道,自己也就没有什么秘密可保了。阿辉依然还在暗自庆幸,他认为鬼还是比人要聪明,起码自己现在就比过去强了许多,在做人那会,与阿悦接近就总得事先找个理由,现在就不再那么麻烦了。    随着阿悦来到卫生间,阿辉便象往常那样替她洗起脸来,他认为她已经习惯了两个人的互相配合。阿悦瞧着镜子里自己的影象,她忽然笑了起来,说阿辉,其实你死的一点都不冤,就凭我阿悦这么漂亮的美女你还是占了便宜,我现在可是把自己无偿的都交给了你。阿辉点了下头,说过去如果你能这样对我那该有多好!阿悦长叹了一口气,说谁让你就心眼那么实呢!如果你脑子再能聪明一点,你脸皮再厚一些,那你也就不会把我上辈子做妓女的事情也给揭出来,我也就不会生你的气,你也不必去寻死,而我们俩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做了夫妻。 共 748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囊肿
昆明治疗癫痫的研究院
昆明那个医院治癫痫比较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要闻 微店怎么找货源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