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崩坏星河 第两百零六章:为什么不选暗族(第二)

时间:2019-12-05 06:48:2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崩坏星河 第两百零六章:为什么不选暗族(第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平行宇宙,一片令人望而生畏的浩瀚海洋包容着难以计数的星团,而在这座暗能量海洋之中,有一座介乎实体与虚体之间的宏伟殿堂。

新生的暗族文明,就是围绕着这座暗能量之海正中的殿堂逐步复兴。比起万年以前那群星闪耀,包容万物的伟大文明,新的暗族如同蚕蛹一般稚嫩,但是澎湃汹涌的生命力却已经尽显无疑。

假以时日,完全可以超越过往的,只要,假以时日。

“我们现在需要的只有两件事,是时间,第二,就是安全。”

殿堂中,拥有等级能量波动的暗族之主,轻声对王座下方的百名臣属说道。

“在已知的空间内,不存在能够威胁我族的文明,暗能量之海的涨落规律也已经刻印到了我族的灵魂深处,在可以预见的一万年之内,我族将继续迎来蓬勃发展的复兴时代。而为了这一刻,我族已经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王座之下,暗族强大的百名臣属沉默无言。

万年前的暗族与今日的暗族,简直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种族,那个时候的暗族并不是直接生活在暗能量之海中,更不会有这种集权象征的圣殿,当然,也不会有所谓的王。

然而在那个暗能量之海疯狂汹涌,肆虐一切的时代,为了生存,暗族不得不进行一切必要的改变,变得更加残酷,更加现实。

“时间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但是关于第二点,我们的生存环境却始终面临着一个致命的安全隐患:火种。这一万年来,我们的生命本质与暗能量之海不断深化融合,对它的依赖越来越强,只要一点点的波动就可能引发天翻地覆,而火种能引发的又岂止是一点点的波动?更何况还有晨曦余孽的复仇审判,我族始终都没有真正处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好在这一切终归要结束了。”

“但是陛下,这里面还是有一点隐患的,如果那个遗落在平行宇宙的同胞被晨曦余孽蒙蔽,与他们狼狈为奸的话,复仇审判还是有可能重新启动的。”

“不可能吧?和晨曦帝国狼狈为奸?就算不考虑咱们两族的血海深仇,他不是自己也和晨曦帝国不死不休了吗?”

“但是只要利益相通,就算是敌人也可以合作啊。”

“这是什么道理?为了利益就不分敌我?”

“这是那个平行宇宙的文明所信奉的道理……那个人虽是同胞,却没有在本族文明中成长

,拥有的当然也不是本族的思维模式,而且恐怕对本族都没有多少归属感,易地而处,恐怕反而会害怕一个陌生的高位文明。”

“害怕自家人……这也太荒谬了,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是否能否再派一队使者过去和他联系?”

“没用的,且不说现在穿越宇宙的代价有多高,就算真的派人过去了,光靠空口白话,也很难取信于人,他是生长在一个充满怀疑和恶意,信奉黑暗森林文化的文明之中,思维模式和我族大为不同。和那个人打交道的话,不能真的当他是同族。”

“的确,毕竟是叛徒培养出的弟子,血统也不纯粹……”

“我建议还是派出使节和他联络,不需要说法他信任我们,只要能不让他被晨曦余孽蒙蔽就可以了。再过一段时间,能量风暴就可以完美发动,而晨曦帝国覆灭以后,他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那么,当他回归以后,我们还是会把他当作同胞来对待吧?”

“那是自然,团结是我族得以幸存繁衍下来的铁则之一。等他回来,我会立刻安排人手对他进行改造,让他能够适应暗能量之海的环境。”

“别忘了改造思维,他在那个宇宙养成的毛病,全都要消除掉,不然很难在这里生存。”

“对了,还有他的那些朋友……”

“什么朋友?要么是低位文明生物,要么干脆就是晨曦余孽,也配和我族作朋友?”

“他毕竟有功于我族,似乎可以多给些关照……”

“对功臣开一面?这恐怕不是我族的思维吧,功臣也好,罪人也好,大家一视同仁,这才是暗族的文化。不过……既然他的情况特殊,给他一点特殊关照也不是不可以,他想要保全一些朋友的话,就让他留着吧。但为了消除隐患,他的朋友必须经过暗族的洗礼改造,消除以前的记忆和人格,以新的暗族人的身份生活在这里,这应该没问题吧?”

“这样应该没问题,对于低位文明来说,这样的洗礼改造堪称一步登天,直接成为了高等文明,恐怕他们求之不得呢。当然,也可能会有少数个体想不通,但那就由不得他们了。”

一众暗族强者,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对同族的接引改造。

此时,其中一人开口说道:“在改造之前,火种的副作用问题要怎么处理?他使用火种多年,恐怕无可避免要承受副作用,此外他身边的朋友也大多是火种的使用者……”

“那是他自己需要承受的代价。”他旁边的暗族人说道,“我们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帮他做到位。”

“但是晨曦帝国却可能以这一点为突破口,主动寻求合作。和我们不同,晨曦帝国是明知道火种有副作用,也会不惜一切地使用到底的。”

“……如果他真的为了一己之私,去和敌族合作,那他就不配做我们的同胞。”

“但是站在他的角度来看,我们明明是自家人,给他的好处却还不如曾经的敌人,这不是很可笑吗?我知道他的思维不同于我们,但正因如此,我们才应该付出更多的努力去尝试理解他啊。”

“为什么要站在他的角度来看呢?事实上我们已经同意给他很多关照了啊,比如让他保全自己的亲朋好友,甚至那个虚数空间也可以留给他。但是火种诅咒是他自己的问题啊。”

“但是客观来说,如果没有他的火种,我们这次降临行动也不会那么顺利……”

“只是恰好选中了他的火种而已,当时我们也可以选择其他的火种降临,无非是代价大一些,降临损耗多一些,并不会改变结果。”

“但他帮助我们将晨曦帝国的主力吸引到虚数空间……”

“那也不是为了我们,而是为了他自己啊。说到底,那个人并没有真的为暗族的整体利益作出多么了不起的贡献,所以我们也不可能毫无底线地迁就他……当然,你个人愿意怎么帮助他,那就是你个人的事了。”

双方争执不下时,王座上的人开口了。

“派出使节与他联络,告诉他,我们可以帮他和他的朋友完成接引改造,可以保留他的游戏世界——当然,游戏空间内的一切都要经过改造,以避免发生文化冲突,以及类似的矛盾。但是关于火种的问题,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们多在火种诅咒降临的时候尝试帮他化解,救他性命,但终的结果必须由他自己承担。至于那个祭品空间,必须摧毁,所有关于火种的研究不得继续。这是我族和平发展的基础条件。”

“但是陛下,这样的条件恐怕很难说动他配合,而且,如果真的能够找到火种的正确用法……”

“找到又如何?就一定能比现在的发展道路更适合我族吗?火种的力量能与暗能量之海相比?反过来说,一旦研究出现意外,造成的风险会有多大呢?难道我们要为了一个人,让整个暗族文明都暴露在风险之中?”

“……抱歉,是我想得岔了。”

“没关系,我知道他是你好友的后代,你对他感情上有所倾向是很正常的。但是个人利益要放到集体利益之后,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都不能例外。好了,关于王野的事情,我已经做出决定了,请各位遵照执行吧。”

说完,他的身影就彻底隐没。

作为能量体生命,在圣殿内的实体形象不过是一种投影,而他的本体,很可能远在数百光年以外。

这就是暗族强个体的实力,尽管暗族整体比起当年还很稚嫩,但是族中的强者却已经逐渐赶上了以往的水准。先前降临到平行宇宙的那个团队,若是没有降临的损耗,任何一人都能单枪匹马粉碎一个星系。

相较而言,那个漂泊在另一个宇宙,横扫的同胞,其实还很弱小。他周围的文明同样也很弱小,若非有个威胁暗能量之海的火种,晨曦余孽也好,人类也好,王野也好,都根本不值一提。

王座消失后,下方的百余人也渐渐散去,不过离开的时候,人们也随意聊着天。

这些暗族重臣平时分处在间隔数十乃至数百光年的不同位置,来说,若非有这座作为坐标的圣殿让他们集体投影,其实很难有相互交流的机会——暗族无处不在的暗,还不足以支撑个体间超远距离的对话。

“说来,你觉得这次的使者有多大把握能说动那个同胞?”

“四五成应该是有的吧,只要他不傻,就该知道选哪一边更为有利。”

“如果,我是说如果哈,他真的就那么蠢呢?”

“哈哈哈,那其实更好啊,正好省了好多麻烦。你猜猜看这次陛下派的使者是谁?”

“……莫非是那个能以十分之一的实力降临过去的疯子?”

“就是他,到时候只要他们双方见了面,王野肯合作倒也罢了,不肯合作的话,那就是他自寻死路了。”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肤康医院
济源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兰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南昌哪家是治癫痫病医院
沈阳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