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天龙之我自逍遥 百七十五章 找人

时间:2019-10-13 07:37:4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天龙之我自逍遥 百七十五章 找人

听到动静,王烈眉头一皱,当务之急是救人,不是杀人,而且不知道这据点里有多少敌人,万一敌人对唐海他们下手就麻烦了。想到这里,王烈腾身而起,跳上旁边的屋顶。

四下一看,这座庄园周围都是山坡,整座庄园隐于郁郁葱葱的树木之中,也看不出到底有多大,远处已经有人影出现朝着这里赶来,王烈不想多纠缠,瞅准一个方向,展开轻功飞跃而去。

已经到了这里,王烈再没有顾忌,展开“传声搜魂大法”,声音如同雷达一般以他为中心向外辐射而去。

“海少,范风,听到了回个声,我来救你们来了。”王烈的声音在方圆数里之内几乎无差别的响起,还好这里地处偏僻,不然这声音传到普通人耳朵里还以为是神迹呢,这庄园里都是武林人士,就算武功不甚高明见识也是有的,都知道这是极其高明的千里传音功夫,只是无法确定传音之人的位置,整个庄园都进入了戒备状态,众人呼喝着展开搜索。

庄园的一个隐秘角落,一间门窗都被钉死的房间,唐海胖胖的身体斜靠在墙壁上半躺着,薛冰薛雪在他对面,也是靠着墙壁坐在地上,门口不远,是刚刚被扔进来的范风,范风四肢打开躺在地上,只有眼珠还在动,声音都发不出来。

“是烈少!”听到王烈的传声,唐海脸上露出激动之色,已经瘦了一圈的胖脸上残存的肥肉都在颤抖,“烈少,我们在这里!”他用尽力气呼喊,可惜声音还是如蚊子哼哼一样,连对面的薛冰薛雪都只是勉强挺清楚。本来就受伤了,再加上中了“悲风轻酥”的毒,他现在是一点力气也没有,重要的是已经多少天没有吃顿饱饭了,现在能有说话的力气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说的大声。

“别白费力气了。”薛冰说道,她的声音也比唐海好不了多少,这种声音不可能引起王烈的注意,至于一个可以联系上王烈的范风。被人点住了穴道连说话都不可能,更不用说施展“传声搜魂大法”了。

王烈喊了几声,得不到任何回应,反而听到不少对方喝骂的污言秽语,知道不出他所料。范风果然是被人封住了内力,一时半会应该也冲不开穴道,现在只能抓个人来问问了。

刚刚一动心思,王烈就看到下方有两个人正挥舞着兵器朝着密道那个小院驰援而去。

“喂,我在这里。”王烈停下脚步,站在屋顶冲着两个人道。

正在奔驰的两个人听到声音,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样貌平平的看起来像个落魄商人的人正站在屋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大喝道:“小贼,原来你在这里!”

其中一个人轻功不错。直接原地腾跃跳上屋顶朝着王烈杀来,另一个人应该轻功稍差,一下子没有跳上屋顶,而是跑到一边借助墙壁才三两下上了屋顶。

王烈微微一笑,脚步微动,伸手朝那首先跳上屋顶的人抓去,这一抓融合至少三种少林擒拿手方面的绝技,那人明明觉得自己的一刀应该先砍中王烈,不知为何他的手臂陡然变长,一下子抓住自己的胸口。更奇怪的是他的手刚刚抓住自己,就觉得体内的内力从胸口膻中穴奔泻而出,身体一下就没了力气,那一刀再也砍不下去。咣当一声砸在屋顶上,翻滚着掉了下去,又发出一声响声。

王烈右手一招制服那人,“北冥神功”运转瞬间吸干了他的内力,提着这人后撤一步,撞入后上到房顶的那人怀中。左手闪电般地探出,已然抓得那人在手,“北冥神功”再次运转,那人也软软地变成一滩烂泥。这也就是王烈的“北冥神功”才练到第二层,根据无崖子的说法,要是练到第三层连人的气血都能吸收,一下子就会让人丧命。

这两人的内力修为一般,加起来也不过王烈全部内力的百分之一,再加上损耗,吸取了两人内力也不过让王烈的内力增加了微不可查的一丝,这也是王烈很少用“北冥神功”的原因,以他现在的修为,一般的武林人士对他增加内力没多大效果,除非一次性吸干数百人,又或者找到真正的高手,就像那个会“袈裟伏魔功”的慕容氏家将,吸干了他应该能让王烈的内力提高个二十分之一或者更多。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这一次他可没打算浪费。

制服两个人,王烈跃下屋顶,在高处太显眼,再有人来耽误他审问的时间,“人犯关押在哪里?”王烈没有废话直接开口问道。

“不知道。”后面跳上屋顶的那人虚弱的回答道,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内力怎么消失不见,他也是满眼仇视地怒目瞪着王烈。

王烈没有废话,手上用力,“咔嚓――”一声拧断了那人的脖子。那人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他没想到才一句话王烈就下了杀手,你至少多问几句啊。

“人犯关在哪里?”王烈将那人尸体扔下,回头问另一个俘虏道。时间紧迫,他没时间用别的手段去审问。

那人看着同伴死不瞑目地尸体,他也没想到王烈下手如此果断,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眼神中露出决绝。

“不好!”王烈陡然想起什么,赶忙伸手捏着他的下巴。却已经晚了一步,那人的嘴角流出黑色的血迹,瞳孔已经发散,已经只有吐气没有进气了。

“什么个情况,还真的有死士啊。”王烈大感棘手,以前只是在电视剧里看过死士,穿越到天龙世界后还是次见到这么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的死士,这人刚刚咬破了藏在牙齿里的毒囊,毒药猛烈,呼吸间已经死去。

饶是已经杀过不少人的王烈还是感觉有些发冷,不把别人的命当回事和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可不是同一回事,这些连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的死士是些疯子,跟后世那些动不动就自焚的邪教分子有一拼,这庄园里要是都是这样的死士那可是麻烦了,自己武功再高也只是杀了他们,他们可是不怕死,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王烈扔下那死士的尸体,刚刚闪身进入下一道院门,“嗤嗤――”的破风声响起,王烈微微一躲,“叮叮――”几声,暗器射到身后的院门上,王烈往前一看,有几个人正探手如囊中摸出暗器朝王烈发射。

“凌波微步”展开,王烈忽左忽右,飘忽间躲过激射而来的暗器,人已经到了那几人的面前,拳脚并用

,没几招就把那五人全部放到在地上,这些人的武功也就是二流水准,若是一对一连王烈一招都接不下来,也就是人多王烈多用了两招才将所有人都制服,这次他有了教训,下手的同时顺手卸下了几人的下巴。

“北冥神功”瞬间运转两个周天,将刚刚吸收的内力化入体内,虽然单独每一个人的内力王烈都看不上眼,但是这么短时间七个人内力加起来还是感到经脉有些微微发胀的感觉,这一下内力提高了至少也有百分之一了,赶得上两个月修炼。

“你们捉来的人关押在哪里?”王烈抓起一个人开口问道。那人被王烈卸了下巴,又刚刚被吸干内力,浑身酸软无力,大着舌头道:“不知道!”下巴虽然无力,说话还是能说出来。

“咔嚓――”王烈没有任何废话捏断了他的脖子,随手又是提起一个人问道。

没多大会儿,地上又多了五具尸体,这些人虽然眼神中也有一丝恐惧,但是他们的嘴很硬,宁愿死也只吐出三个字“不知道”。

王烈对这些死士实在是没有办法,身处敌人老巢,也没时间让他施展“生死符”,王烈一咬牙,老巢都找到了,难不成还找不到人,大不了我一间房一间房地搜!(未完待续。)

长春牛皮癣专科医院官网
广州路妇科检查医院妇科检查
济南医院哪家妇科医院好
沈阳哪家治白癜风
湖北女性不孕不育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云浮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青岛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黄山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常德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黄山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常德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黄山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界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黄山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界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张家界有哪些屈光医院 滁州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滁州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益阳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滁州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益阳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滁州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益阳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娄底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池州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池州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池州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湘西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湘西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湘西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湘西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湘西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湘西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池州IMCC医院哪家好 巴彦淖尔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兴安盟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锡林郭勒盟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锡林郭勒盟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钦州外科医院哪家好 钦州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昌都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山南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山南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山南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阿勒泰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石河子妇科医院哪家好 石河子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石河子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石河子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屯昌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屯昌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屯昌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屯昌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临高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三乙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一级医院哪家好 大兴安岭二丙医院哪家好 遮瑕 骨性关节炎 熟女妆 避孕药 洗牙 剃须刀 胃酸 男人味 牛肉 冬季减肥指南 面部疤痕修复 变态反应性疾病 最好的解酒方法 卵巢囊肿 如何诊断风湿病 巢湖整形美容医院 肠结核医院 持久性豆状角化过度病医院 老年人非霍奇金恶性淋巴肿瘤医院 老年人急性阑尾炎医院 手足癣医院 铜绿色假单胞菌脑膜炎医院 外阴白色病变医院 胃损伤医院 胃恶性淋巴瘤医院 西尼罗河热医院 胰腺囊腺瘤和囊腺癌医院 原发性心脏淋巴瘤医院 直肠子宫内膜异位症医院 重度宫颈糜烂医院 真两性畸形医院 上海有哪些医院 怒江有哪些医院 昌都有哪些医院 博州有哪些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