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江南小说算命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0:50:0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小时的日子,家里很穷。记忆中除了哥哥和三个姐姐放学后就随同父母忙碌苦累的身影外,就是疾病似乎和贫苦孪生,父母多病,经常吃药,本来贫穷的日子就更加雪上加霜。  我四、五岁的时后,正是人所共知的黑白颠倒折腾厉害的年月。作为建国前的党员,老实巴交的父亲除了“挨整”,就连很早就缀学的大姐赚工分的等级,比同等劳力还要少两级。一年下来,除还日常欠下亲戚的债务以后,用于过年的开支也仅剩无几,还要留出哥哥和二姐三姐上学的学费。用我母亲的话说,就是家人不安、五谷不丰、六畜不旺、财运不佳。  看不到时来运转的时候,人们总是把希望寄托于命运的青睐。  所以,每年年初或者非常不顺的时候,母亲总是跑到十多里远的远房亲戚一个盲人算命先生的那里算命,以求安慰和精神的支柱。  算命的先生和我奶奶的娘家是一个村。百十来户的村子紧靠一个山坡,因为出了曾任国家教育部部长,人民法院院长的现代教育家而远近出名。所以,母亲、哥姐和我幼小无知的思维里,总对那个因为我奶奶生硬联系起来的称呼为舅爷的算命先生有一种神秘和近乎崇拜的感觉。  对算命的舅爷初印象是听奶奶说的,因为奶奶的亲事是算命的舅爷给看的。  在解放战争期间,爷爷是村子里公认不务正业的人,不种地,吃喝嫖赌、坑蒙拐骗的事情时常在爷爷的身上发生。因为给战争的双方同时提供情报的身份露馅(不敢用暴露,那时的爷爷没有立场而言),被一方用残忍的方式处死了。家里人只知道大概的位置,也是道听途说,没有根据。  爷爷过早的离开这个世界,奶奶从不到30岁就开始守寡,拉扯着六个孩子(父亲、两个叔叔、三个姑姑)过着苦难的生活。经历了早年丧夫、发水、家里失火、讨饭等折磨的奶奶一直没有改嫁,揪心的是把我小的姑姑卖给了别人,只为了一家老小能生存下去。成年后的父亲老实肯干。二叔有些继承了爷爷的恶习,好吃懒做,给生产队赶车,时常把喂牲口的玉米等换酒喝。所以在村里二叔的名声不好,再加上家里穷,二叔娶媳妇就成了奶奶的心头的费心事,奶奶每天走村串巷的托人给二叔保媒。  终于,远在二十多里一个村里日子过得较好的人家,勉强答应了亲事,尽管那个后来我称为二婶的姑娘驼背,但还是对那时候奶奶家里爷爷的背景和贫穷顾虑,怕上门后受穷受难。姑娘家的父母拿着我二叔的生辰八字找算命的先生去合婚。巧的是,找的算命先生就是我那个远近闻名的舅爷。舅爷听了我二婶的父母说出了男方的生辰八字,并问了要嫁的男方家的东南西北的方位,就隐约的感觉是要嫁给我二叔。用我奶奶的话说,算命的虽然眼瞎,但是心灵。之后,舅爷巧妙地向我二婶的父母套出了男方家里几口人,哥几个等情况。确认无疑是要嫁给我二叔后,告诉二婶的父母,是一门好亲事,女方以后会日子越过越富,老来有福等吉利的话。  就这样,二叔娶来了二婶。但是,我记忆里,二婶总被二叔呼来喊去的做饭、喂猪、下地。本来驼背瘦小的身躯,因为治愈不了的喘病更加弯曲。受气的二婶就连过年亲戚相聚的日子,也不敢进屋,在灶间忙碌的做饭,端上来的饭菜无论好坏,都被二叔骂得不敢抬头。一直到我二叔较早的离开这个世界,二婶才有了在家里抬头的日子。这样的日子没有多久,大约半年的光景,二婶也离开了人世。二婶死前得的病有些怪,吃多少排多少,并且还总是吃,自己还不能自理,全靠儿女伺候。可想而知,儿女只好控制二婶吃的。二婶死去入殓的时候,我看到二婶张着嘴,睁着眼,一副饿死的样子,很是可怕,现在还心有余悸。  可以说,一直到二婶死去,就连我奶奶也说(奶奶高寿92岁,80岁以后的晚年很幸福),二婶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奶奶总是念叨算命的舅爷对我家有恩。所以,母亲对算命的舅爷始终虔诚的相信,总是去那里算命,盼望能在舅爷的指点下过上好日子。  次见到舅爷该是我八、九岁的时候。  那时候,家里的日子已经渐渐的顺当起来,父母的身体也不再多病。尽管还没有摆脱贫穷。母亲为了在村里教书的哥哥能在恢复高考的第二年考中,出人头地。要去找舅爷算命,我跟着母亲去,为了见证奶奶嘴中的恩人、自己一直崇拜的算命先生该是怎样的神秘。  算命的舅爷家是一个青砖红瓦的房子,很大的院套,还有厢房,看上去古朴清幽。  进到屋里,母亲虔诚的把带来的糕点水果放在柜子上,并且让我叫舅爷。我怯怯的喊了一声,好像赢得了舅爷的夸奖。我偷偷的看着舅爷家屋里的摆设,围着屋子一圈的柜子上,摆满了糕点、酒、水果,嘴里不禁有些口水。但是,终也没有敢吃掉舅奶拿给我的糕点。  舅爷个子很高,留着发白的长须,可以说是魁梧,不是现在电影中仙风道骨的形象。穿着传统的蓝色对襟裤褂,圆口布鞋,甚是斯文。以至后来的很多年,我一直拿电影上出现的教书先生和舅爷相比较,总是感觉没有舅爷的形象好看,尽管舅爷不戴眼镜。因为在我从小的心灵上,先生的定义就是盲人算命的尊称,后来才延伸到教书的和对所有男士的称呼。  也许是之前的很多年母亲总去的缘故,舅爷似乎对我家里人的生辰八字记得很清。母亲简单的说了要问的情况,舅爷用大拇指在其余的四指之间来回的游点,就肯定的说哥哥能考中,并且都说了报考院校的地理方位。还说哥哥以后出人头地,能做大官。并且神秘的告诉母亲,我爷爷死的时候是在一个风水好的地方,对后代好。母亲听了当然高兴,要舅爷给我算算,舅爷没给算,原因是小孩不能算命,只说了我的命也很好。这个不给小孩算命的原因,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高兴之余,母亲向舅爷说了家里六畜不旺的苦恼。记得舅爷一一给指出了猪圈怎样改,猪棚怎样的高度等,具体的我没有记住。临走的时候,记得母亲把钱硬是给了舅爷,虽然客气了几个来回。  回来的路上,母亲的步子很是轻快,我要跑着才能跟上。母亲告诉我,舅爷家的祖辈是有钱的大家。舅爷从小先天性眼盲,从小就学的算命。舅爷还有漂亮贤惠的老婆,孩子,至于几个孩子我记不清了。  真的应了舅爷的话,哥哥在那一年终于以全县第三的成绩考中了理想的学校,并且学校的方位正是舅爷算命说的。但是,我一直忘不了,我家地震后院里建的简陋厢房,那一年是彻夜的灯光,灯下是哥哥苦读的身影。  可是,按照舅爷指点改造的猪圈和猪棚,并没有带来六畜兴旺。我现在回忆起来,总是近乎悲凉的可笑。  母亲在舅爷指点的日子、时辰,指挥着父亲把院子里东西对称的猪圈猪棚按要求改造后。到集上买了两个母猪,盼望着多生猪仔卖钱。辛苦的喂了多半年,可是东西对称的母猪好像商量好的,到生猪仔的时候,每个都生了五个猪仔。时值赶上严冬年末,下大雪,父亲都整夜的在猪棚里给猪仔生炭火取暖。不幸的是,赶到年后正月暖和的时候,每个母猪只剩下一个猪仔。就是这仅有的两个猪仔,也被乡里的兽医“阉猪”的时候,阉死了一个。我当时开玩笑的打趣,这真的响应了计划生育宣传的只生一个好。虽没有惹来父母的骂声,但也招来了母亲狠狠瞪了几眼,好在那年家里一直沉醉的哥哥考上大学的喜悦中。  从哥哥考上大学之后,母亲去算命的时候就少了许多,因为见到了好日子的开始。我也再没有见到算命的舅爷。  我大学毕业工作后,快结婚了,母亲又去了舅爷那里一次,去给我合婚看结婚的日子。母亲去了半天才回来,后来才知道,母亲让舅爷看好日子回来的半路上,又返回去一趟,原因是我哥哥家生的是女孩,要我舅爷看日子的时候,考虑到能让我生男孩。我倒是不以为然,但是心里也希望能生个男孩,满足父母的愿望。  值得一家子高兴的是,妻子真的争气,生了男孩。为此,母亲又一次专程的去答谢了舅爷。  很多年来,当人们提起算命的时候,总是想起算命的舅爷。除了小时见到的印象深刻外,因为算命的舅爷的名字,少了我姓名中间的一个字,而恰好和前些年打假英雄王海重名。总在看到王海的有关新闻时,自然地想起算命的舅爷。在街边、车站等地方,见到那些算命的,总有些不屑一顾,因为怎么看那些人的形象都和舅爷相差甚远,更不用说网上那些虚拟的算命软件。  前一段时间,生意上一个做房产业的朋友,提起经济危机带来的公司困境,也寄托了命运。问我知不知道好的批八字的算命先生。我讲起我记忆中的这些故事,执意要我带他去。回老家看望晚年幸福的父母的时候,我向母亲问起了算命的舅爷是否健在。  母亲告诉我,自从舅爷的二儿子,因为生意事情的冲突,被人杀死在家里,剩下了妻子孩子,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凶手。发生了这样的事件后,一生都给人算命的舅爷就再也没给人算命。 共 333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孕不育的诊断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病因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市场 微小店官网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