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恐怖广播 百九十四章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1)

时间:2019-12-05 07:39:0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恐怖广播 百九十四章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1)

“五年相邦吕不韦造诏事图丞蕺工寅?这是啥意思?”

胖子是从苏白嘴里发出的声音从知道这些个是什么字的,这也不怪胖子,在其他方面胖子是人精,但是历史方面,他真的只能算是“还珠格格”级别。

“秦朝自商鞅变法后以法家思想治国,法家思维融入到整个国家的方方面面,乃至于每一件兵器,在制造出来时都有层层较严把关,一旦这件兵器出现了质量上的纰漏

,这上面所记载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铭文中‘五年’,应指秦王政五年,即公元前242年。‘相邦’,即典籍中‘相国’,汉世因避汉高祖刘邦之讳,改称相邦为相国。铭文中‘图’,为地名。‘丞蕺、工寅’为督造官员与工匠。”

苏白小声地对胖子解释着,同时两个人也是跟着前面的大部队一直在行进,好在,所有人对这种轻声细语并不在意,因为很多人都在交头接耳着。

克劳斯和周姓男子走在一起,羽绒服女人和那个老者走在一起,苏白跟胖子走在一起,T恤男则是一个人,大家都在一对一对的小声交流着。

“这里会出现秦朝时期的戈,意味着当时秦军到过这里?”

胖子有些惊讶道,实在是自从上次经历了苏白跟嘉措坐在一起讨论得出的那个结论后,他也算是拿恶补过一些秦朝历史,只是不那么系统也不那么详尽。

“我不知道,按《史记·秦始皇本纪》载:‘地东至海暨朝鲜,西至临洮、羌中,南至北向户,北据河为塞,并阴山至辽东。’这里的‘羌中’是古地名。秦汉时指羌族居住的地区,即今青海、西藏及四川西北部、甘肃西南部。

但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算是西藏的深处了,距离边境线其实也没有太多的距离,秦朝对于西藏并没有真正实施过统治,当时西藏这里应该还是诸个小部落处于原始时期的生活模式,我记得好像一直到吐蕃建立,西藏才算是真正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政权代表,的就是吐蕃国主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的故事,但那是中国唐朝时期了,距离秦始皇时期应该差了八百来年的样子。”

“西藏这么大,为什么当时始皇帝不打下来?我前几天特意查过秦朝地图,西藏这么大一块地方,拿下来几乎等于将秦朝的版图扩大了一倍啊。”

苏白对胖子翻了个白眼,“拿下来又能做什么呢?能耕种么?地广人稀气候又不好,又是高原,打下来得消耗多少中原王朝的力量,而能够从这里获得什么?拿下它,是一笔亏本买卖,所以一直到后面的蒙古人崛起时,才因为蒙古人自身的特殊政体和民族性才将西藏给完全打下来融入自己的版图,而中原王朝,也就是到了乾隆时期才有了驻藏大臣本意上是在西藏和西藏政府拥有了平等执法权,但更多的也就是一种形式上的统治而已,真正西藏融入了中国版图,还是因为它自己作死叛乱给了解放军进藏平叛的理由和借口。”

“那这就是意味着当时是有一支秦军来高原旅游过?”胖子有些晕乎乎的了,“就靠骑马和跑步,跑到这里,也真是闲的。”

“先往里面走走再看吧,我估计,既然在外围就发现了秦朝的戈,里面应该还会有其他的发现。”

前方,在地缝岩壁内侧,出现了一个凹下去的空间,因为已经深入地下很深了,再加上这里本就是地震露出来的裂缝,所以完好地保存了下方的“原生态”,从里面可以看见有水晶在闪烁,还有冰层,就像是一个广场一样大的冰箱对着你打开了一样,阴森森的寒意逼迫着外面的人哪怕是听众都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这么冷,就不是气候原因了,没那么单纯的。”

那个年纪大的听众在此时站出来说话道,同时,他的目光冷冷地盯着克劳斯:

“克劳斯先生,都到了这里了,在进去之前你起码得告诉我们,里面到底会有什么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我们都懂,也都能理解,里面肯定会有危险,但你如果连告诉我们里面会有什么都不愿意,那我们宁愿在这里止步。”

其余的听众也都看着克劳斯,很显然,在这个时候,就是集体发难要求知情权的时机,火中取栗大家都愿意做,但是谁都不想在毫无防备的时候遇到危险去死。

“里面,有一条蛇,一条集成阴邪之气诞生出来的灵蛇,这条蛇本身实力不是很强,但是在这里它占着天时地利人和,所以很是棘手,哪怕是听众,稍有不慎也会地被留在这里,不瞒大家,我曾经进去过,差点没出来。”克劳斯微笑着毒所有人解释道。

“那还是你走个好了。”老者听众说到。

“这是当然。”克劳斯微微欠身,主动走了进去。

其余人都慢慢跟在他身后。

“喂,大白,那黑鬼忽然变得这么好说话这么有礼貌,我有点不适应啊。”胖子嘀咕道。

“我们自己多留意好了,对了,你留在后面的阵法感应到那几个喇嘛了么?”苏白问道。

“没有,一点都没有。”胖子很确定道。

“这就奇怪了,那几个喇嘛没有从后面偷偷跟上来的话,难道说他们在里面等着我们?”说到这里,苏白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像是捕捉到了什么。

胖子也是经过苏白这句话的提醒,脸上也露出了骇然之色,“还真有这个可能,他们肯定先前探查过这个地方的,就算没有进入深处,但是这里的环境他们也熟,之前他们应该是打算召集一些听众过来探寻深处的秘密,而现在很可能退而求其次,在这里阴一把他们召唤来的听众,好从这些听众身上获得自己恢复的快捷方法。

这些喇嘛,擅长口是心非,上次阴嘉措和我们也是用的这种取巧折中的法子,可能的将可能来自广播的惩罚降到。大白,那我们还真的继续往里走么,这不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了,而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再往里走一小段吧,再多看两眼,然后我们就退出来。”

苏白长舒一口气,显然做了很深刻的心理斗争,实在是外面已经发现了秦朝的戈,苏白真的很想看看里面到底是否还会出现什么秦朝的东西,这倒不是因为苏白痴迷于考古研究,事实上苏白也没那么个嗜好,但现在根据自己跟和尚探究出来的理论,地球的历史在秦始皇驾崩前后被割断过,现在在东方关于秦始皇的事情在西方关于亚历山大大帝的事情,代表着的,不再是简单纯粹的历史,而是一种世界观。

越往里走,温度就越低,这种低温,即使是听众都感到不是很适应了,而且,周围的冰层和水晶里,还出现了一个个人的形象。

这些人都匍匐在地上,像是在求饶,又像是在跪拜,脸上带着虔诚又畏惧之色。

老者听众特意探查了一下,确认道:“是真人,不是俑,但是很显然,他们早就死了,而且看装束,应该是西藏先民。”

这里的西藏先民和现在西藏的当地人其实很可能完全不是一个祖先,因为每一个王朝的覆灭每一次政局的跌宕,往往会代表着一个民族的消亡。

正如一个历史学家曾说过,真要按照狭义民族理论来说事的话,真正的纯粹华夏族,真正的炎黄子孙,当初也就是黄河边上的一个小部落而已,哪怕是春秋战国时期,现在中国经济发展的江浙以及广东那边在那时,还是野人的地盘。就连小小的朝鲜半岛都出现过好几次当地土著“更新换代”的事情了,就别说其他地方了。

“铿锵……”

周姓男子的脚踩到了什么,发出了一声脆响,他弯下腰,捡起地上的东西,是一柄青铜剑,捡起这把青铜剑之后,周姓男子的呼吸忽然沉重了许多,这时候其他人也都在观察着四周的环境,每个人都有发现,所以大家也都是各顾各的,不会在意别人在做什么事情。

周姓男子拿着青铜剑走到了胖子身边。

“湾湾,干嘛。”胖子没好气地问道,在胖子眼里,周姓男子既然跟那个黑人走得这么近,肯定是和那些喇嘛是一伙的。

“强国人,看这上面的纹路。”周姓男子用手指在青铜剑上轻描淡写地勾勒了一下,“这像不像是先秦时期的阵法纹路走向?”

胖子的脸色也忽然变了一下,马上拿起来端详起来。

苏白则是一个人向斜侧方向走过去,爬过了面前的冰雕和水晶,随后,前方凹陷下去的空间地出现在了苏白的视野之中。

“果然……是这样。”

苏白抿了抿自己的嘴唇,看着这一幕,内心被一种震撼所填充,同时,苏白嘴角还勾勒出了一抹笑容:

“和尚啊和尚,可惜你现在还在进行着光合作用,这里的情景你不能亲自看一看,肯定会后悔死你吧。”

鄢陵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万年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四川男科
汕头正规的妇科医院有哪些
云南治疗女性妇科疾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