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不世妖孽第四章朝堂之上受奸言

时间:2020-01-29 15:27:1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不世妖孽 第四章、朝堂之上受奸言

片刻之后,只见一身穿官服的男子,大摇大摆的走出太后寝宫,李牧确信此人是春平君无疑,待春平君走后,李牧、郭开二人走出后宫,回到马车之上,郭开见李牧沮丧,道:“武安君这回可相信郭开了?”李牧点头,郭开继续道:“现朝中事务,只有我苦苦支撑,无一知己,有的时候在想,倒不如让他们杀了我好,让我眼不见心不烦!”

李牧慷慨道:“丞相放心,我李牧绝不会让他们篡位得逞,只要丞相为国为民,我李牧愿为左右!”

郭开抓住李牧的手,感慨道:“得武安君认同,我死而无憾!”

郭开与李牧同车,将李牧送回府中之后,才调头回丞相府,一回丞相府,直接进入密室,一位身穿青色道袍的道人,早已在密室中等待,此道人头戴火星冠,发髻高耸,剑眉斜飞,面冷眼犀,见郭开进来,沉声道:“贫道已经恭候多时了,事情进展的是否顺利?”

郭开笑道:“亏得春平君这厮有此等把柄在我手中,现李牧已全看在眼里,对本丞深信不疑,只要李牧反对,那些匹夫不敢轻举妄动,待时机成熟,我会一个一个将他们除掉!”

青衣道长道:“我王准备再次出兵征伐,既然你已稳定住了局势,这次就不要让李牧带兵了,李牧骁勇善战,用兵如神,是我秦国统一山东六国的一大障碍。”

郭开道:“这可就难了,李牧现在得势,只要他请缨出战,朝中谁能反对,本丞认为,此事还是暂缓的好,待我除掉这些党羽,孤立了李牧之后,再削弱李牧的兵权,让他去镇守雁门关,到那时一切都掌控在我的手中了。”

青衣道长道:“不行,天下四分五裂,百姓苦不堪言,我王已经等不及了,你务必要想尽一切办法,或是夺了李牧兵权,或是……除掉李牧!”

郭开为难道:“道长,这个……”

青衣道长冷声道:“丞相要的阴阳共体之人,我已寻到,现已在丞相寝宫,丞相可以放心赏玩,但我王的大事,不得延缓!”

郭开惊喜道:“青阳道长真乃神人也,竟然又找到了一个,道长盛情,本丞万分感激,定不负厚望!”

修真之人本应不理世俗,潜心修道,参悟天地玄机,可秦国却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招纳了一些修真之人,利用他们的修为绝技,暗中打探消息,不惜重金买通六国要臣,做其内应,甚至进行暗杀行动,青阳得知郭开不喜女色,好玩弄阴阳之人,特寻遍各国,找来此类异人,供郭开玩乐。

……

李牧回到府中,深感疲惫,来到那兰雪的寝室,得知李障已经苏醒过来,心中稍安,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晨,下起了绵绵细雨,如烟如梦,邯郸城内换绿装,悄无声息,李牧醒来,见那兰雪已将早膳端到床边,梳洗完毕之后,用完早膳,在书房内想着昨日之事,隐隐的感觉自己被无形的摆弄,但确是想不出原因,这时,门客入门道:“大王升朝,诏见文武官员,有要事相议。”

李牧心想:“我王何以今日上朝,难道得知有人要发动政变不成?”急忙换上战袍,快马来到王宫门前,下马后,快步入政事殿,殿里文武官员分别两边站立两排,文官郭开、春平君已在首位,武官庞煖已在首位,司马尚所在的一排首位空缺,此位是留给武安君的,李牧归位后,人员基本已经到齐,这时赵王迁入殿,众臣跪拜请安,平身之后,赵王迁坐在龙椅上,不耐烦道:“众卿快议,尽快退朝!”

庞煖出列,朗声道:“边疆守卫刚刚来报,秦军二十万大军,兵分两路,一路由邺今北上欲渡漳水,逼近我邯郸,另一路由上党出,向井陉关逼近,攻我邯郸之背,使我邯郸腹背受敌,意在拿下我邯郸,灭我赵国,今我王召集众臣商议,如何应对秦军来犯!”众臣听后,大惊失色,议论纷纷。

春平君出列道:“秦国欲灭六国由来已久,我赵军虽经过武安君肥城一战,士气大振,但兵力远不足秦军,臣建议联合魏、韩两国,合纵抗击,来弥补我军兵力不足之弱!”众人听后,有人点都赞同。

赵葱出列道:“魏、韩两国恐秦,首鼠两端,每到关键时刻,秦军只要一施压,或是加以诱惑,就失约撤军,此等历史已经发生多次,难道我们的教训还不够吗,况且联合这两国,他们不是没粮就是没马,这粮草、马匹留给我们赵军杀敌,要比他们强十倍,我反对联合!”有人附和道:“是啊!”“是啊!”

春平君冷言问道:“若此法不行,那赵将军可有破敌的计策?”

赵葱道:“战场上没有赢家,长平一战,我赵军虽败,但秦军也大伤元气,我认为我们应该求和,派人去咸阳谈判,让秦退军。”词语一出,立刻遭到众人唾骂。

司马尚骂道:“仗还没打,你这孬种,腿就软了,你要求和,你自己去咸阳给嬴政舔屁股求和!”

赵葱怒道:“司马尚,你狗嘴吐不出象牙,不懂世故的匹夫,你知道这一仗下来损失的物质、钱粮,这要比求和不知要高了多少倍,你他妈的就知道打!”

司马尚怒道:“将军不能打还是将军吗,天下哪里有你这样的缩头将军,翅膀软的鸟人!”

赵葱一听,按耐不住,怒骂着欲要冲向司马尚,被群臣好一顿拦住。

司马尚喊道:“你让他来,我一拳打碎他那个龟壳!”说着撸起袖子,也欲要冲过去,被李牧、庞煖架住。

赵王迁站起身指着两人,怒道:“你们出去立个生死状,打死一个,少一个,省得你们在这里穷嚷嚷,扰乱本王清净,快商讨对策,在这样下去,退朝!”

郭开出列道:“陛下息怒,臣以为这个没什么好商讨的,赵秦两国向来就是兵戎见真章,出兵就是了,我赵国虽兵力不足,但我赵军以一当十,什么时候怕过秦军,若是主张合纵之人,可以出使韩、魏,若是想求和,就去咸阳,但眼下无论要做什么,都必须先出兵抵御秦军!”一些大臣随声附和。

赵王迁又指着赵葱二人,对郭开称赞道:“你看看……,还是丞相明智,你们其余人等,都是酒囊饭袋,什么本事没有不说,就会在本王面前大喊大叫,要死要活的,以后这样的事不要问我,问丞相就行了!”

郭开欠身拱手道:“此等大事,微臣岂敢!”直起身,“当务之急,陛下应该选派出个带兵抗秦之人。”

庞煖道:“当然是武安君了,难道还有其他人选?”

李牧出列道:“本将愿往!”李牧回来这几天,见到赵国上下一团糟,结党营私,勾心斗角,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权谋之地。

郭开忙使眼色给李牧,示意不可,李牧不知何故,略皱眉头,心想:“为何不可,难道他另有计策?”

赵王迁道:“那就好,既然武安君愿往,也没我什么事了,退朝!”说着就要离开。

郭开忙道:“陛下且慢!”

赵王迁不悦道:“丞相,你还想如何?”

郭开道:“臣也打探到消息,匈奴大军欲要压进我雁门关,匈奴不比我们华夏,此乃异族,比秦军还要凶狠,若是雁门关失手,我赵国危已,然若派兵去防御,必然牵扯不少兵力,使我们不得全力抗秦,臣有一计,可解此难。”

赵王迁道:“快说!”

郭开道:“匈奴畏惧我赵国武安君,十年不敢来犯,此番来攻,也是知道武安君不在雁门关镇守,若是武安君出现在雁门关的城头,匈奴怎敢轻易进攻,只要武安君一人前往雁门关,震慑匈奴足矣,这样,我们就可以用全军主力迎战秦军,陛下以为此计如何?”

赵王迁喜道:“妙计!就用此计!”众大臣点头称赞。

李牧本想带兵抗秦,这是他一生的夙愿,现经郭开一句话,不但失去了机会,而且被剥夺了兵权,心道:“人言郭开奸诈,此人真是很难琢磨,他一面拉拢我,一面打压我,他究竟有何企图。”想要继续争取,赵王迁已经应允,其他大臣又没有力荐他,一时间处在被群臣孤立的角落。

郭开道:“既然庞煖将军想去合纵,自然是不能带兵了,现在只剩下,司马和赵将军二人了。”

司马尚道:“本将愿往,只是……”

赵王迁道:“只是什么,我命你明日出征,退朝!”说完急冲冲离去。

司马尚知道自己带兵不如李牧,本想为李牧去争取,但赵王迁已经下了诏命,司马尚不得不从,退朝之后,司马尚本想跟李牧单独接触,却见李牧被郭开叫去,摇了摇头,叹气一声,迈步离开。

郭开将李牧叫到一边,道:“本丞怎能不明白武安君心意,但为了国家存亡,也只能暂时委屈武安君了!”

李牧苦笑道:“只要为了赵国,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明日就启程,赶往雁门关,丞相,告辞了!”

见李牧走后,郭开长舒一口气,心道:“这赵国的顶梁柱,就这样被我给换了。”

李牧回到府中,收拾行囊,那兰雪问道:“将军又要离开了?”

李牧叹道:“我王让我只身前往雁门关,防御匈奴。”于是就将朝堂之上、和昨日之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那兰雪。

那兰雪听后道:“既然这样,那此次我和障儿这次随你一起去如何?”

李牧道:“那怎么行,障儿身体不好,路上颠簸劳累,若染风寒,如何能承受!”

那兰雪哀叹一声,眼中充满泪花,“我怕障儿的时日不多了,他从出生到现在,几乎没离开过家门,从未见过外面的景色,我想带他去走走。”

李牧惆怅了很久,“也好,那我也尽一尽我这个父亲的,陪他走完剩下的路,看他能不能原谅我这个父亲。”

第二天,太阳初升,司马尚点十万精兵,打开城门出征,司马尚见李牧驾着马车,在一旁壮行,来到身边道:“本想这次与武安君一起征战沙场,没想到大王却将你我分开,没有你把持,我自己一人带兵征战,心中却是没有底啊!”

李牧道:“我也甚是担忧,将军虽英勇善战,但一军独对两路,很难应付,弄不好就腹背受敌,无奈我王已下诏命,很难更改啊!”

此时,就听车厢内一个孩童的声音传出,“父亲可在意名呼?”

李牧回头笑道:“你父岂会在乎那虚名!”

“父亲可想打此仗?”

李牧又笑道:“当然是想!”

“司马将军可同意与我父亲并肩作战!”

司马尚从未听过李牧有个儿子,疑惑的看着李牧道:“此童是谁,难道是令郎?”

李牧道:“正是犬子,李障,只是身体虚弱,行动不便,不为人知。”

司马尚没想到,李牧竟然有个儿子,冲着车里笑道:“我当然是希望和你父亲一起征战了,怎么你有什么点子?”

李障问道:“井陉距雁门关几日到达?”

李牧道:“快马,半日!”

“此次秦军入侵,定然是买通了郭开,郭开排挤庞煖将军,支走我父,主力军队由司马将军亲率,表面是条不得已的妙计,其实意图很明显,是在亡国,是让司马将军孤立无援,如同赵括将军当年一样,葬送全军,留下骂名,理由有四,其一,此等大战怎能换掉刚战败秦军的主帅,其二,匈奴何时不来,为何此时来,且匈奴与秦国素来不和,若知秦军攻赵国,他们会率先攻秦,其三,司马将军一人独挡两面,有一面防不住,就将落败,其四,借此机会解掉我父兵权,清除对他的威胁,他在朝中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司马尚听李障分析,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狠狠道:“郭开这个奸臣,今后不杀了他,难解我心头之恨!”

李牧手捋胡须,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对郭开此计分析如此透彻,对儿子不由得另眼相看。

司马尚看着李牧笑道:“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又问,“那你可有对策?”

“郭开算的几乎是天衣无缝,却忽略了一点,井陉距雁门关只有半日之程,我父完全可以替司马将军挡下北路,只要将五万亲兵交由我父副将,驻扎在井陉,我父可军帐内指挥,抵挡秦军,司马将军只需死守渭水河岸以长城为依托,待我父击退北路秦军,将军南路自退。”

司马尚拍手叫绝,忽又疑惑道:“此计虽妙,但人多眼杂,难免不会走漏风声,赵王那里如何解释,况且万一匈奴来犯,武安君临阵离守,那罪过可就大了。”

“匈奴未必来犯,若是来犯,我父一人、几百赵兵,怎能守住雁门关,只要我父带我们去,安顿下后,假意染上风寒,再隐匿离开,赶往井陉,将军在暗中派人暗中接应,谁人能察,即使察觉了,也可将功赎罪!”

司马尚大喊道:“妙哉!就这样定了!”“你几岁了?”

“八岁!”……

司马尚‘啊’的一声,哈哈大笑,“真是大江后浪推前浪啊,将来你必将成为赵国的栋梁之才,哈哈,赵国有救了!”

李牧听司马尚赞赏儿子,欢愉之后,想到儿子小小年纪,将不久于世,心中一阵凄凉。

……

长河落日,大漠孤烟,一路上,无障始终掀开窗帘,向外张望,不知上苍会给他留下几日幸福的时光。

李牧很想与儿子消除隔阂,增进父子之情,但却对于他而言,这比征战沙场还难,无障又是沉默寡言,使得李牧很难有机会开口交谈,那兰雪看着李牧为难的样子,趴在耳边柔声道:“我们只要陪着他就好。”

到了雁门关,群山起伏,激荡千里,城墙起于峻岭之上,城门落于沟壑之中,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安顿好了之后,李牧见了守城将士,这些将士都曾是李牧部下,得知李牧来此,早已备好酒席,争着抢着上前敬酒,欢喜的难以言表。

李牧高兴的喝下几杯将士们敬的酒,吩咐了一番之后,假称身体有恙,离去休息,待将士酒席散去,趁夜黑,飞马赶往井陉。

到了井陉之后,早已有人暗中接待,秘密入营,得知秦军快到番吾,李牧隐秘去查看地形之后,没等秦军驻扎就对秦军发起猛攻,秦军连连大败,一直向后退缩,人困马乏,越退越乱,死伤不计其数,路上尽是秦军的尸体,不得不撤军,绕到渭水南岸与主力汇合。

李牧率军一直追到渭水,赵军杀红了眼,与司马尚兵合一处之后,南击秦军主力,秦军主力一接触就落败,不得不退军,从长计议,此时,韩、魏,不但不出兵增援,反而在虎视眈眈,跃跃欲试,此处不表。

得知司马尚大败秦军,赵国举国欢腾,却不知另一处雁门关,危机悄然来临。

绩溪县中医院
坡子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郴州妇科治疗费用
宿迁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柳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