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今天的伤痕,会是你明天的坚强“毕业”

时间:2020-03-27 17:34:3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作者:杨连成

如何重振文学的思想能力,让文学回到时代精神和思想前沿?日前在珠海举行的第8届中国青年作家批评家论坛上,由《人民文学》主编、评论家李敬泽率先抛出的主题演讲《文学:回到思想的前沿》,引发了预会作家和批评家们的强烈共鸣和热烈探讨:今天的中国文学如何才能回到“思想的前沿”?

“虽然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作品现在看起来很粗糙,却站在那个时期思想的前沿,具有一种直指人心的气力,对那个时期的人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反观今天的文学,虽然在艺术、理论上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普遍缺少思想的深度,而这正是文学面临的危机。”李敬泽认为,“思想的懒散”是文学的悲痛,这1论坛主题的提出,是源于他对现今文学怀有一种深入的不满足。文学期刊的编辑们常常面对着一堆看起来文字也不错的稿子,但作者对这个时代生活的看法基本上都是一些陈词滥调,或是一些习惯性的发泄,而普遍丧失了思想的气力。

“不能说现在的文学缺少思想,而是落后于思想,今天的作家在视察历史和现实的时候缺少一种穿透力。”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李洱认为,小说和思想应该重新结合,而这类结合非常困难,几乎所有的中国作家都是在沙漠上写作,恍如变成了没娘的孩子。李洱无奈地表示,在文坛文娱化的时期,纯文学作家只能当一只把头埋进沙里的鸵鸟。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评论家华分析说,现今中国文学之所以思想性缺失、作家思想能力衰落,首先是文学创作主体解除了他们和时期与现实的紧张关系。上世纪80、90年代的文学思想性强,是由于作家跟现实的紧张关系还在,作家在身份上是时代的批评者。随着中国作家们从时期取得的利益日趋增多,他们与时期的紧张关系与本身的思想能力便不再保持;其次,现在的经典化作家、诗人基本上是中年以上的人,中年的经验和人生体验面临着很多困境,身份有了,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了,思想的愿望、思想的穿透力就会出现问题,作家们的中产阶级趣味正是需要警惕的“思想的敌人”。

李敬泽认为,如何重振文学的思想能力,让文学回到思想前沿的追问事关文学的进一步发展,事关文学在中国文化格局中的位置,也事关文学自身的根本责任:即建立文学与这个时代的读者、民众之间的直接、迫切、有力的精神联系。

“思想就是对人性、对生存的看法、感受,对世界独有的观念和认识。”中山大学教授、评论家谢有顺强调说,没有世界观和认识观的作家是很难想象的,文学有表达思想的独特方式,作家没必要对思想存有太深的抗拒。如今的文学写作愈来愈和影视、新闻争宠,并没有提供文学自己的方式。谢有顺认为,作家不能仅满足于视察、记录,绝大多数伟大的写作其实都是失败主义的写作,他不过是证明人的失败,他无力回答、无力承当这些问题,他背负着困惑、重担。在今天这个时代,被伤害的经验是非常多的,但在当前文学中却不太能够看到,相反,我们看到的几乎都是人生的欢乐、得意和抱怨,缘由是写作者失去了对失败主义者的体验。谢有顺说,失败主义体验应该是作家必须背负的东西,站在绝境意识上写作时,我们的思想才会被体现出来:我该如何活着?我该如何面对这个世界?我该如何以人的方式面对这个巨大的复杂的现实?

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小说家毕飞宇表示:“思想的本质和基础是理性。作为一个写小说的人,我愿意把脚站在文学的基石上,迎着思想的光芒往前走。”毕飞宇曾遇见一个小伙子在公共浴室里光着身子模仿罗丹的《思想者》,逗得大家哄堂大笑。毕飞宇说,在当今时代有喜剧效果的事情,常常就是对思想和思想者的戏弄和反讽。人们仿佛觉得谈严肃的思想已经成为一件不那末体面的事情。既然思想和思想者的处境如此艰苦,那末,我们的文学,尤其是有思想和思想者品质的文学当然会慢慢退化。在这样一个文化背景下,我们的文学究竟如何面对“思想”和“思想者”?毕飞宇认为,这首先不是一个能力问题,而是一个态度问题,只有肯定一个良好的创作心态,才有勇气去创作具有思想和思想品质的文学作品。

(实习编辑:崔婷婷)

优卡丹小儿氨酚烷胺颗粒有几种
类风湿关节炎消肿止痛
小孩健脾胃的药
狮马龙活络油适用于跌打伤的治疗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