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劫修传346第337章受赠仙血调黄雀

时间:2020-01-29 17:52:3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劫修传 346.第337章 受赠仙血调黄雀

姬怜舞见玄焰大叫,心中甚是疑惑,那焰中剑器神光灿灿,分明已是上佳剑器,又有何糟糕之处?便道:“此剑已是大成,却有何欠缺?“

玄焰顿足道:“此剑虽已算完足,但在焰火未褪时就神光外泄,自是大大不妥,在下的本意,是要炼制一件昊天之宝,此剑英华难以内敛,不甚合我心意,定是我在收焰时失之急燥,这才致使功败垂成。“

它知道姬怜舞并不精于炼器,又是主人的好友,自不便苛责,若是猎风问出这样的话来,它早就连讽带讥,不知说出怎样难听的话来了。

原承天却笑道:“神光过早外泄固是略有欠憾,但玄焰的要求是否未免太高,何况在昊天界之外就想炼成昊天之宝,也委实太难了些,我观此剑,已堪大成了。“

虽得原承天觉解,玄焰仍是痛惜不已,直嚷嚷道:“虽然在昊天界之外难以炼成昊天之宝,可也只是难度较高而已,却非绝无可能,主人,若日后再有机缘,你定要允我重炼此宝。“

他低头苦思,分析此次炼器不得如愿的原因,忽的叫道:“是了,那黑焰虽是九渊神火衍生之物,可我只采来数朵,威能毕竟不足,若是能集齐四大灵焰,或可能真正炼出昊天之宝来。“

原承天道:“若能集齐昊天之宝,自该重新炼制此剑,不过在当前的条件下,玄焰你不该再自责才是。倒是此刻眼见得焰火已尽,而观此剑之形,器成之际应能上天垂像,我只担心这草屋能否承受得住。“

言罢向猎风传去讯息,让她立做准备,也免得这剑气冲破草屋时手足无措。

玄焰心中只有剑器,哪里在意其他事体,眼见得剑器上只有些微残焰,而鼎中剑器已是跃跃欲动,大有迫不及得冲出定天鼎之势。

于是缓缓将那丝残焰一收,鼎中剑器就此失去束缚,顿时发出龙吟之声,但听得此声轰鸣如雷,连绵不绝,草屋果然被震得微微发颤起来。

玄焰喜道:“听其剑鸣之声,其灵气倒也没外泄多少,虽比不得昊天之宝,可在凡界也算是一件佳器了。“

话音刚落,从剑上射出一道白光来,刹时充盈整座金塔,众人被白光所罩,什么也瞧不见了,而此白光更冲出金塔,将此座草屋冲击得摇摇欲堕。同时从外间的虚空中,亦传来尖锐之极的破空之声,这剑上神光,竟似要将那虚空穿透。

这也是因为是身在虚空罢了,若是在凡界之中,此剑神光一出,定会引得地动山摇,雷电交加,正所谓神剑出而神鬼泣,世间既诞此剑,不知要斩却多少头颅,天地为之一哭亦是理所当然。

而原承天原本担心剑气会冲破定天鼎,可此刻看来,定天鼎倒是无事,这草屋却怕未必能承受住这神剑引来的上天垂像,好在此时看来,剑光虽将草屋震得摇晃不休,却未能摇地根基。不免心中略慰。

毕竟那灵偶至今未能传来回讯,若就此飘荡在虚空之中,实是凶多吉少,而猎风的半鬼之躯能否在虚空中存活,尚在未知之数,而就算能在虚空生存,可能生存多久,亦是无人知晓。

正在百般思虑之际,忽听得屋外传来隆隆雷声,由远及近,很快就要降临到草屋之上了。

原承天此一惊非同小可,虚空之中并无一物,又是哪里引来的天雷?这虚空玄奥,实难测度。此草屋本就在剑光的冲击下如风中残叶,哪里还能禁得住这天雷一击。

姬怜舞也知道情况不妙,喃喃道:“不想神剑出炉之威,竟至如斯。“

“喀嚓嚓“一连串巨响传来,便是数道电光窜进草屋,在金塔外间纵横交错,而电光所经之处,皆尽化为乌有,那草屋竟被电光毁去大半了。

而此电光在扫荡草屋一遍之后,威能消去不少,只有数道残电窜进金塔之中,原承天早在炼器室外加了数道禁制,电光突破了两道禁制之后,终于力竭而消。

原承天担心金塔外的猎风会遭受雷击,忙向猎风传讯问及,猎风道:“主人不必担心,我有主人所赐的灵蛇铠甲防身,倒是无妨。只是这草屋被毁去大半,眼瞧着就要崩解于无形了。“

原承天忙道:“那虚空中的气息,你可能承受?“

猎风道:“暂时倒也无妨,只是这虚空中死气浓重,而猎风毕竟还有一半凡体,是以略觉有些难熬。“

姬怜舞忙道:“既是死气浓重,正该祭出翠羽黄雀来,此雀能吸纳死气,我曾答应过赠与道友的一滴鲜血,正好也该交给道友了。“

原承天知道猎风素来坚强,她既说出“难熬“之语,足见她所受的痛苦甚是强烈,而那死气的厉害原承天自是领教过的,何况这虚空中的死气无尽无休,比之死气白蛤的死气可要强得多了。

是以值此生死交关之际,不是与姬怜舞客气之时,便道:“如此便劳动道友了。“

姬怜舞先让原承天祭出翠羽黄雀来,黄雀从原承天袖中遁出时,见到姬怜舞,立时欢鸣一声,向姬怜舞扑来。

姬怜舞脸上亦是爱怜横陈,伸出白玉般的手掌,托住黄雀,轻声道:“黄雀,此番说不定就是你我一次相见了,你以后的主人就是这位原道友,我日后与昊天界的族人取得联系,自会有人返界带我去离开凡界,却是带不得你去。“

黄雀听闻姬怜舞之言,自是鸣鸣啾啾,意是不欢。

原承天道:“若日后我能有机缘飞升昊天之界,道友与黄雀自有重逢之时,到那时我再将黄雀还给道友就是。“

姬怜舞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得了我一滴鲜血后,这黄雀便是你的侍雀了,就算日后重逢,它哪里还会认我这个主人,我与此雀的缘份,到此已是尽了。“

说罢玉手轻挥,皓腕上便出现一道血痕,一滴解血缓缓泌出,却犹如荷叶上的水珠一般凝而不散,只是微微颤动不已。

原承天双手合什道:“道友赠血之情,原承天没齿难忘。“

姬怜舞转首欢笑道:“以你我的交情,这滴仙族裔血又算得了什么,只是道友受我一滴鲜血后,日后飞升昊天,便是那百大凡族的对头了,此节不可不明,若道友不肯与百大凡族为敌,此血则不必承受。“

原承天笑道:“未入昊天便分了立场,的确非我所愿,只是九珑亦是仙族一脉,在下说千道万,总不能与九珑为敌,是以在下的立场倒是早就定了,道友何必过虑。“

姬怜舞不由得嫣然一笑,道:“这么说来,日后在昊天界中,又可与道友并肩作战了,便这么随意想来,也是心中一快。“

屈指一弹,皓腕上的鲜血徐徐向原承天飞去,原承天不假思索,亦划破手指,承受姬怜舞的鲜血,那滴血珠落在原承天的指上伤口处,立刻与原承天的鲜血合为一处。

原承天本是凡体,但承受了姬怜舞的这滴鲜血之后,便有了仙族的血脉,此事是吉是凶,此刻又怎能判定得出,但正如原承天所言,姬怜舞与九珑既然同为昊天仙族,难不成原承天日后飞升昊天界后,还要与九珑为敌?

原承天受此一滴鲜血后,指上青光一现,那伤口就此愈合如初,只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而本来停在姬怜舞掌上的黄雀,忽然有些不自在起来,它仰头瞧了瞧姬怜舞,又转过头来瞧了瞧原承天,忽的振翅飞起,落在原承天的肩头。

姬怜舞虽知必有此变,也不禁心中气苦,骂道:“好你个扁毛畜生,这么快就弃暗投明了。“

原承天也不由莞尔,他将紫罗心法运行一遍,那鲜血就随着真玄流经身体各处,自此与原承天原本血液再也无法分开,除非是原承天弃此肉身,方能与这滴仙族之血断了联系。

有此滴仙族之血,再去调教翠羽黄雀,自然就是水到渠成,原承天原本被迫答应让猎风以化魂之法与黄雀合为一体,但此法过于凶险,而之后又无时机修行,是以就搁下不提,如今有了姬怜舞所赠鲜血,自然不必让猎风冒险。

不过片刻,原承天就重新在黄雀的灵识中铭上标识,自此之后,这翠羽黄雀就完全成为原承天的侍雀,就如同猎风白斗一般,对原承天的任何法旨都会凛然受令,绝不会有丝毫反抗。

标识既毕,原承天忙将黄雀祭出,去守护金塔外的猎风,猎风得此雀侍在身周,吸纳那虚空中的死气,应该会好受许多,而这对黄雀来说,亦是极其难得的机缘,这死气对黄雀而言,就如同修士修行时所需的灵气一般,只有在这死气之中,黄雀的修为才会得以增进。

此刻草屋已是完全崩解,断壁残垣也堕入虚空之中,众人全靠着猎风携塔而行,才不会堕落虚空底层。

而猎风因得黄雀之助,暂时也应无虞,只是这黄雀吸纳死气有时而尽,而虚空却是无界无域,若是那灵偶无法得到原承天的传讯,猎风却又能在虚空中撑到几时?

如此一连在虚空中飘荡了十日之久,猎风忽的传讯道:“主人,那黄雀已吸足了死气,再也无法吸纳了,可那虚空中的死气又缠了过来,却该怎么办?“

原承天不由得大皱眉头,算算时日,灵偶早该收到讯息,为何迟迟却无回讯?若灵偶出了意外,只怕猎风连一日也支撑不下去了,而若连翠羽黄雀都无法指望,原承天又能指望谁去?他纵是玄承无双,此刻也是技穷了。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地址
黑龙癜风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西安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兰州市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呼和浩特白癜风中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